免费微信红包信息网

首页?>?最新信息 / 正文

村庄西南辛

网络整理 2019-06-30 最新信息

《拳师赵公泰怒打日本鬼子》

20世纪20年代,村里的拳房远近闻名,前来拜师学艺的人很多。1923年,拳师赵公泰在自家院内搭起三间草棚作为拳房,教人们练拳习武。他不仅拳脚功夫好,而且道德高尚,行侠仗义,很有正义感。

村庄西南辛

1938年,日本鬼子从各村抓去一批民工,在石灰窑村(时属胶南市)修筑工事。赵公泰老师傅也被抓去。日本鬼子对民工百般折磨,动不动就拳打脚踢、鞭子抽。有一次,一个民工实在太累了,拄着手中的铁镢刚一直腰,就被监工的小鬼子一拳打倒,接着又劈头盖脑地一阵猛打。在一旁干活的赵师傅再也看不下去了,愤怒地一把夺下鬼子手中的鞭子,大声喝斥道:“小鬼子,中国人是好欺负的吗?”小鬼子气急败坏地向赵师傅扑来,赵师傅侧身一闪,来了个顺手牵羊,把小鬼子撂出四五米远。小鬼子爬起来再反扑,又被打趴下。后小鬼子爬起来,灰溜溜地走了。赵师傅为民工出了气大长了中国人的志气。从此,小鬼子再也不敢打骂民工。

《抗匪斗争》

1933年,为防匪御盗,村民开山凿石,靠肩扛人抬小车推,在村周修起了一道环村围墙,高3米、宽0.5米、长600米。围墙进出通道处都安上了大栅门,每处装有两杆耳子炮。大栅门用数根木桩做成,高2米宽1.5米,共有七个。耳子炮形状像土炮筒子,没有托座,筒直径约七厘米。装上灰药、锅铁块,点着药芯子就可引爆,射程200米左右,杀伤力很强。凡有地20亩以上的大户,必须买一支土枪,家家户户都有土炮、大刀。村周围凡有豁口的地方,都下了地枪。匪徒若从这里突破进村,踩上地枪必死无疑。平时,村民轮流值班。如有敌情,全村人很快就能召集起来。来之能战,战则必胜。因此,匪徒闻而生惧,不敢贸然来犯,但也有少数想来较量的。

1940年秋的一天,一个陌生人被站岗的村民押送到村公所。经审问,是给土匪送信的,要村里交粮、交钱。村长看完信后,勃然大怒,随即写了一张条子,让来人带回去。土匪们见条子上写着“儿们要粮又要钱,先把儿的狗命献”,便决定铤而走险。

村东有一片芦苇地,是村里的重点防御区。一天夜里,一伙土匪鬼鬼祟祟地钻进里面,立即被警惕性很高的村民们发现。村长马上作了战斗部署,将东、南三个栅门作为重点,每个栅门处配备四杆耳子炮、六支土枪、十几个人,严阵以待。伏在芦苇地里的土匪隔段时间便向村里扔几块石头,以探虚实。当确信没有防备时,就猫着腰向村边靠近。待进入射程之内时,随着领队的一声口令――打,土枪、土炮、耳子炮一齐喷出愤怒的火舌。匪徒被这突如其来的火力打得晕头转向,胡乱放了几枪,便拖着几个受伤的同伙狼狈逃窜。从此土匪再也不敢来犯。

《“模范儿童团员”赵增彩》

1945年秋,本地刚解放,潜伏下来的国民党特务与地方土匪相互勾结,搞暗杀、搞破坏,扰乱社会治安。那时,强壮劳力都投入到大生产运动中,维护治安的工作就落到儿童团、“识字班”(指女青年)肩上。当时有这样一句顺口溜:“儿童团、识字班,合起伙来灭汉奸。”他们的主要任务是站岗、放哨、查路条(村里开的证明条子,证明你是哪个村的,叫什么名字,到哪里去,干什么)。如果没有路条,会被扣留,等查明情况后才放行。这样村村联防,乡乡联防,编织成了一张天罗地网。

1946年春的一天,儿童团员赵增彩手握红缨枪,在北栅门站岗。这时,一个骑自行车的人(当时骑自行车的人是不多见的)来到北栅门。赵增彩早就注意到他,便用红缨枪一指,大喝一声:“站住!”那人还没来得及下车,自行车借着惯性已冲到赵增彩跟前。说时迟,那时快,赵增彩的红缨枪插进了那人的车轮。只听啪、啪”两声响,车轮辅条断了两根。那人下车后笑了笑说:“小家伙,还挺有劲吗!”赵增彩和另一名儿童团员将那人带进民兵屋。民兵联防队长赵清銮一眼就认出了是辛安区的王区长。王区长指着自行车对大队长说:“这小伙可厉害着呢,一枪扎来,我差点光荣负伤。虽没扎到我腿上,车辅条却断了两根。”几天后,王区长在辛安召开的联防会议上,表扬西南辛村的联防工作做得好。村儿童团获得了“模范儿童团”称号,赵增彩也被评为“模范儿童团员”。

村庄西南辛

《村庄概貌》

西南辛村,位于辛安街道办事处驻地西南2公里处,西依小珠山,东临胶州湾,南与赵家岭村接壤北与东南辛村一路之隔。2006年,全村有235户、850ロ人,居民有赵、田、刘、李等姓氏,赵姓占82%,多为汉族。

明永乐二年(公元1404年),有一赵姓夫妻带着两个儿子由山西洪洞县迁来胶州湾畔,先在辛安北头陈村(现附近陈家庄村)落户。两个儿子成家后,由于妯娌不和、兄弟反目,老两口就与小儿子南迁到这里。发展到有七八十户人家时,田、刘、李、殷、管等姓相继迁来,村庄不断扩大。

立村时村名叫“前店子村”。清康熙二十五年(公元1686年),以路为界分为南辛安上崖、南辛安下崖两村。清宣统三年,统称“南辛安村”。1945年,分别改称东南辛安、西南辛安村。“合作化”时期,与东南辛安、赵家岭、德立沟四村合并,成立了高级红星社。

1961年底,四村分开,各为行政村。后称西南辛村。

村庄依山傍水。村南一公里处有座“愁姑山”,是小珠山东延的一个山头。东侧矗立着一块巨大的方石,称为“牌坊石”。

相传,明末1640年,清兵入关。有一杨姓女子被清兵追杀至此,身负重伤。她性情刚烈,不甘被俘受辱。眼看被追上时,遂拔剑自刎。后村民们将这位壮烈女子安葬在山下,并立碑“杨姑娘之墓”。“愁姑山”、“牌坊石”由此得名。此后,村民们每逢过年过节祭祖时,总要在杨姑娘坟前烧点纸钱,以表敬仰和哀思。此俗延续至2000年因建设平了坟头为止。

村前的南辛安前河,发源于小珠山东侧,流经上庄、南下庄、北下庄、西南辛、东南辛、东小庄、台头、港头臧东入海,全长6.5公里,是黄岛区境内的第三大河。

过去,每当汛期山洪暴发,奔腾的洪水像脱缰的野马,卷着山石和树木横冲直撞,两岸的田园常被冲毁,村民深受其害。由于河水冲刷,在村前淤积成一大片沙滩,南北宽七八十米,东西长百米左右。

早年,夏天傍晚时,每家每户便在门口点燃一大堆麦糠,用来驱赶蚊虫,整个村子笼罩在烟雾之中。晚饭后,男女老少纷纷挟着蓑衣、拎着草苫来到沙滩上乘凉。村里的几个说书人,这时正可展示技艺。男人们喜欢听《大八义》、《小八义》、《三国演义)、《水浒传》、《金鞭记)等武侠小说,女人们则喜欢听《绿牡丹)、《红楼梦》、《梁祝》、《聊斋》、《西厢记》等爱情故事。

1965年,一条国防公路从村东头跨河而过,河面上架起了一座雄伟壮观的33孔跨河大桥。同时,疏通了河道,两岸用大块石头砌起了河坝,栽上了柳树。往日的祸水乱沙滩,变成了绿树成荫、小桥流水的好“江南”。

本村靠山较近,大部分是山岭沙土地,主要种植小麦、玉米、地瓜、花生等农作物。

解放前,土地穿插分散,耕作不便。生产工具落后,靠镢刨钯镂,木犁耕地。“要想庄稼长得壮,就得多拾草猛烧炕”,常以炕土作肥料。赶上干旱年景,只能靠天等雨。当时一老亩(折市亩2.16亩)产小麦四斗(一斗八十斤)左右,村民生活苦不堪言。

解放后,实现了“耕者有其田”。在党的领导下,农民组织起来深翻地、改良土壤,使土地连成片。大兴水利,科学种田,生产工具逐步机械化。小麦亩产达八九百斤,比过去增加了三四倍,人们的生活水平大大提高。

本村是办学较早的一个村。有位老先生,姓薛名守训,薛家岛人,因与村殷家联姻,便搬来定居。薛老先生学识渊博,通晓“四书”“五经”,也会占ト,人称“八卦”先生。1932年,薛老先生办了一家私塾,十里八乡的学子纷纷前来就读。有三间教室,学生三四十人。有的放弃“洋学”不上,情愿跟“八卦”先生学习。他的办学思想是“有教无类”,不管是富家子弟还是穷人家的孩子,均一视同仁。特别是对穷人家的孩子更是关爱。对买不起书的孩子,他就抄书给他们学,抄一页学一页。他为发展西南辛村的文化教育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。

村庄西南辛

20世纪80年代以来,村里考取大中专的学生数在辛安街道名列榜首。已经毕业、在各工作单位担任科、局级干部的有十几人,教师十多名。现全村在校学生两百多人,占总人口的31.7%。

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,村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昔日的土墙矮屋、茅草房,变成了水泥抹墙、红瓦盖顶、宽敞高大的平房,且排列有序。南北、东西“十”字大街把整个村庄平均分成四个方块。大街两旁大小店铺一个挨一个,各种商品琳琅满目。晚上,灯火辉煌,人来人往,一派繁荣景象。

如今,村周道路四通八达,交通便利。村河南岸是前湾港路,路南边是辛安街道办事处工业园。村西、村北是山东科技大学。村东是海尔大道,连接辛安和灵山卫。办事处工业园和山科大把村庄围了起来,使之处于群楼环抱之中。

2006年,全村经济总收入3004万元,人均纯收入7432元。

本文作者:人杰山岭(今日头条)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707818779184726535/

声明: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;仅用于个人学习、研究,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

Tags:匪徒 ? 自行车 ? 暗杀 ? 洪洞 ? 山西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